?
贝斯手漫画师科幻作家滑板狂人支付宝里的“斜杠青年”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19-09-05     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

  在支付宝大楼里,有这样一群程序员,白天面对技术项目超尘逐电输出代码,到了晚上空闲时分又展露出另一面人生。格子衬衫下深藏了不为人知的绝活——扛起贝斯冲进摇滚圈,敲击键盘构筑科幻世界,拿起画笔描绘动漫人生,踩着滑板完成翻转动作......

  这是一群斜杠青年,他们不再满足“专一职业”的生活方式,而选择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。支付宝数千名程序员中,像余廷钊、蒋吉麟、诸威和刘洋这样,在本职工种后,添上一条又一条斜杠的只是冰山一角。

  在他们看来,任何用简单词汇去概括程序员群体的行为,都叫以偏概全。而如何将工作和兴趣自主多元结合,四个支付宝程序员带来自己梦想与现实的故事,解密斜杠青年的跨界人生。

  刘洋的爸妈爱唱歌,会跳老年迪斯科,但他打小没张口唱过歌,也没主动接触过音乐,是五音不全+没有音乐细胞的代表。

  直到高中,跟好友一起听到Beyond的歌,大家凭空迸发出组乐队的想法。那时候,刘洋才入了摇滚圈。少年偏爱吉他和鼓,没人选贝斯,那我就选了。”

  学电子弦乐伤手,手上磨出茧,才能玩出花。有一年暑假,刘洋每天8小时苦练难技巧。划弦、点弦、slap、速度练习、多轮指,稍不注意,手指就磨出水泡。家里父母管的严,总觉得他没有把心思放在学习上。结果刘洋迷上打游戏后,父母隔着房门喊:要不你弹会琴也行。

  大学时有一场音乐节,请来了几支校外乐队,风格各异,工业金属、流行摇滚、朋克、英伦。吉他手、鼓手齐全,唯独贝斯手稀有。五支摇滚风的曲目,刘洋背着贝斯上台客串了三次。

  来到支付宝的在线计算,刘洋逐渐从应届生成长为技术专家。当时支付宝有个项目需要研发数据同步系统,刘洋和他的小伙伴接手了。“刚好在我的能力范围内。”刘洋之前使用数据同步的系统,对其背景和上下游更熟悉。

  项目从2016年双11后启动,次年4月份上线,与之前做过的项目一样顺利。2017年的五一劳动节,系统上线满月。刘洋回到老家天津,约上三五个好友自驾南戴河。

  车内放着他最爱的《Time is running out》,堵在半道上也不心烦,谁料一个电话打破了欢闹。刘洋在电话里听到,数据同步写入的文件过多,出现红色预警。分布式文件系统的小文件问题,刘洋也第一次遇到。

  他有点慌张,打了5个电话求助无果,又拉了电话会议,仍没得到合理的解决方案。刘洋才意识到,自己才是那个核心的主导人。“以往遇到问题是求助别人,这一次是别人来问我怎么办。”

  深深吸一口气,刘洋的大脑飞快运作。小文件多?那就减少。怎么减少?缓存更多的数据写大文件。缓存问题怎么攻破?根据机型设置一个合理值flush缓存……

  那一晚,刘洋把自己关在民宿里处理问题,等代码发布上线了,他才抱着电脑跑去跟朋友撸串。一手拿着烤面包,一边监视系统的运行,油腻腻的也不在乎,“这是一个逐渐成长的过程,挖掘出自己承担核心研发角色的能力。”

  在刘洋看来,领导给予的项目认可跟站在舞台上获得的掌声不同,六合王子心水论坛舞台上的刘洋是内心情感释放的享受,可以不用在意观众喜欢与否,掌声强弱。

  摇滚跟工作不分家,刘洋也常边写代码边听Muse乐队的歌。若当天不是加班到特别晚,他就抽一两个小时抚琴,研究新曲目。拿起贝斯,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,偶尔弹到老歌,刘洋还会想起那群少年。

  之前,刘洋也学过一段时间架子鼓,班上有一个同学是白发的老大爷,怎么教也敲不会但仍没有放弃,“老大爷说自己学鼓是想吸引更多老太太。”刘洋憧憬着,退休后能与志同道合的朋友再组乐队,也能在老太太面前秀一把。

  一部《流浪地球》斩获46.56亿元的票房,而有着工程师/作家头衔的刘慈欣,一直是余廷钊的偶像。

  在支付宝,余廷钊是技术部前端技术专家,工作常让他忙到怀疑人生,直到读到张向东书里的一句“当你真正爱上某样事物,你才开始学会怎么去爱这个世界。”

  余廷钊的脑中闪过两个画面,儿时读的《神秘岛》《鲁滨孙飘流记》《环游世界八十天》《地心游记》小说,和每天骑车上下学,风吹在脸上的自由感。

  不管在哪,只要一有想法,余廷钊就会摸出手机记下一个标题和100字的概述。习惯从2016年起,基本一个月一条,想法要先存着,再列大纲,再形成故事。

  “这是我的知识产权。” 余廷钊的习惯是睡前在床上支起小桌子构思大纲。写作则要抓住周末的早晨,他更喜欢跑到户外,坐在一把大伞下码字。

  作为科幻届的新人,余廷钊受过挫。他曾写过一部AI+科幻的小说《智能漏洞》,主人公也是程序员,加入了自己日常的经历,落笔顺畅,信心满满,却激不起半点水花,“反响不怎么样,没有阅读量,更没有留言。”

  挑了几本写作技巧的书,余廷钊才发现自己对于冲突和叙事的把握不够,也不能过多带入自己的经历到故事中。“写不出来就停笔,先看看别人的故事。”

  余廷钊没想过放弃,这几年撰写并上传了4部小说到豆瓣,估摸20多万字。现在的电脑里还有10万余字的故事在修改,小说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报酬,但尝试向专业杂志投稿是他下一个计划。

  有意思的是,余廷钊也有过被老板任命带队的经历,他回忆是焦虑先来,紧接着是压力,随之才是兴奋。作为一个科幻小说的忠实爱好者,他看待艰难困苦的视角也很与众不同。

  “感觉宇宙如此浩大,人那么渺小,自己面对的困难其实什么也不是。”正是因为自己写的多本科幻小说,习惯将科幻跟宇宙紧密相连,把所遇之事,放到整个宇宙的维度上思考,就觉得不足一提。

  在余廷钊的个人主页上,光标逐字敲出一行格言:爱、激情、梦想,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,奋力前行。他的梦想,是要做码农中最会写科幻小说的。“是兴趣让我的生活有了色彩。”

  “现在所谓的业余时间充足,是因为写小说的比重小,一旦投入多,工作和兴趣还是会打架。”纠结之余,他的思绪会畅想未来,也许自己坐拥一家文化公司或者餐饮公司,也许某一天自己就站在珠穆朗玛峰顶呐喊。

  这样一想,余廷钊有一个把科幻小说家作为专职,代码则换为兴趣的念头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大学第一年,蒋吉麟买了第一块数位板,再也不用在纸上作画。大三那年,蒋吉麟收到《青年文摘》幽默板块的约稿,赚到了外快。从此,漫画也成为他抒发人生感悟的端口。

  他在网上连载漫画的主角叫做“豆酱”,是个睁着一双大眼睛、竖起两个小耳朵的可爱白色谜之生物,时不时有一些搞怪表情,在各种日常生活场景里憨态可掬,偶尔又会冒出一两句深富哲理的发言。

  “豆酱”也是他在支付宝体验技术部工作时的花名,小家伙的故事也是他自己的人生感悟。在名为《哲学》的章节里,他这样写道:能够点亮人生的那种决定性的东西,或许并不像电费账单那么容易被找到。但除了眼前的代码,他们仍有诗与远方。

  蒋吉麟游戏的故事是从大学的一次作业开始,四人一组开发了一款“三消连连看”游戏。,导师直接给出95的最高分。自蒋吉麟那届后,院方取消了游戏开发的大作业,改成开发管理系统。

  业余时间做游戏模型,蒋吉麟不考虑赚钱,只考虑趣味性。他在游戏《饥荒》开发的MOD《额外物品包》上,开发了一个酿造桶,就是把各样素材放入酿造出现各样功能。每天会收到几百封私信求配方,蒋吉麟不解答,直接去掉了描述栏里的效果介绍,“我的初衷是希望玩家自己去调配,试出不同的效果。”

  因为游戏,蒋吉麟在毕业之初是想去游戏公司。但他所参与的开源项目在Apache(是世界使用排名第一的Web服务器软件)上孵化成功。他意识到做开源或许能帮助到几十万、几百万用户。

  “游戏是用代码给别人带去快乐,开源用代码为别人提供价值。”他并不觉得这是一种矛盾的抉择。来到支付宝后,开源项目中用户需求的时间不规律,随时丢出问题,蒋吉麟团队在24小时内就要解决。

  没法完成两边的代码任务,游戏最后一次更新停在2018年5月份,“至今还有玩家留言问我什么时候更新,我说我在憋大招。”

  漫画却没有被蒋吉麟放弃,“闲下来随手就画”的他,已经将《豆酱》连载了120多章。在家门口的柜子上,立着一块画板,蒋吉麟每天出门前都会随手画一张自己与太太之间的小故事,偶尔也会上传到“豆酱小窝”的公众号上。

  蒋吉麟提到最多的词是“快乐”,“开源,游戏,漫画,所做之事能带给别人快乐就好。”

  工作时,诸威扎着马尾或绑一个小啾,只有在玩滑板才会散落,美其名曰“飘逸”,看起来似乎没有程序员秃头的烦恼。

  高中时的诸威就对滑板魂牵梦萦,每天上网搜视频独自兴奋。刚上大学就着急入手,第一块滑板350元,他踩着刚想潇洒滑一圈,却没想摔了个踉跄。

  因为生性内向,入夜后诸威才敢一个人带着滑板去操场边偷偷练习,他会把视频提前下载到Mp4上,边学边滑。

  滑板动作非常多,左脚在前还是右脚在前,可以正滑也可以倒滑。而不同的方向又不同的难度,跳起来时滑板也转一圈算是中级,板转两圈就是高级。“一直玩就一直新动作去突破自己。”

  一个翻板过障碍的动作,他练了三个月,脚跟扭伤多回,走路一瘸一拐。不过,诸威只敢练平地的动作,类似视频中从顺着杆子滑下来的技巧动作,他想了想还是放弃了,“我不敢,突破不了心理障碍。”

  木制的滑板会断,在板上做动作时跟鞋子之间也会友摩擦,诸威常常三个月玩断一块滑板,两个月就要换一双滑板鞋。

  在支付宝,诸威做前端工程师,是React组件库Ant Design的核心贡献者。开源项目用户多,每天诸威要解答用户反馈的问题,每周需要自查程序代码本身的漏洞并修补,每个月要发送一个新功能的版本迭代。

  一个Bug反复解决不了,跟练一个滑板动作反复扭到脚跟时的感受一样。“一旦突破这个点,就打开新的大门。”在他眼里,用代码攻克一个难题和在滑板上解锁一个新动作,带给他的成就感是一样的。

  然而,在面对三块横向叠起来的滑板(大概60厘米高),诸威踩着滑板可以直接跳过,如今他只能跳过一块滑板的高度,功力缩减了七成。诸威这才意识到,自己快有半年没有碰过滑板了。

  现在,每到周末,诸威专程赶到阿里巴巴西溪园区,和阿里“滑板派”的朋友们切磋。阿里“滑板派”的群里有293个人,但是能下楼玩滑板的也总是固定的四五个人。“虽然常常心有余而力不足,但我不想再放弃一次。”

  尽管诸威还在玩滑板,但已不如从前拼命。因为他的梦想是做一个独立开发者,做一个与滑板有关的开源产品。“我认为,这是另一种形式的坚持。”

  标签:刘洋 滑板 支付宝 蒋吉麟 余廷钊 代码 贝斯手 青年 作家 斜杠 狂人 饥荒 哲学 鲁滨孙飘流记 智能漏洞 地心游记 神秘岛 额外物品包 流浪地球 青年文摘



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383456com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白小姐旗袍图| 六开奖现场报码本港台| 卓越高手杀肖统计论坛| 赛马会冰心会坛大润发高手开| 今晚白小姐开马图马报| 白小姐生肖号码表2019| 手机看图刘伯温| 香港新报跑狗图ab版| 香港全年资料内部公开杀肖公式| 报码直播一多彩家园|